黄振翘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

来源:健康谷 作者: 出处:巧巧健康 2006-03-19

    摘要:黄振翘教授擅长运用中医药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疑难血液病,认为再障治疗宜掌握标本缓急;注重补肾泻肝;扶正不忘祛邪;强调整体治疗,临床取得了良好疗效。

    黄振翘教授是著名的中医血液病专家,行医40余载,精于医理,勤于临床,擅长治疗血液病及疑难杂病,造诣颇深,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。现将黄老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(以下简称“再障”)的经验简介如下。

    掌握标本缓急

    再障在临床上分为急性和慢性两型,分别属祖国医学的“急劳”和“虚劳”范畴。急性再障起病急剧凶险,一般病程较短,贫血呈进行性加重伴有严重的内脏出血和难以控制的严重感染,病势较急,预后较差,喻嘉言概之为“不死何待耶”。慢性再障虽发病缓而病程长,但病情轻重悬殊很大,多为轻中度贫血,或伴有表浅部位出血及轻微感染,预后相对较好。黄老认为治疗再障必须掌握病情标本,权衡轻重缓急,根据“急则治其标,缓则治其本”的原则进行治疗。“急则治其标”就是在感受外邪而表现出血、发热时,因病情凶险,进展迅速,应速投清热解毒、凉血止血之剂,如银花、连翘、羚羊角、生地、水牛角、丹皮、大青叶之类。可结合西医输血、抗感染、激素等治疗。待外邪祛除、发热控制、出血停止,再图后治。缓则治其本就是在无明显出血、发热时,采取健脾、补肾、养肝类方药,以资助先天、后天生化之源和藏血之所。如党参、白术、白芍、熟地、肉桂、补骨脂、鹿角、阿胶、巴戟天、枸杞子等。临床观察表明,健脾、补肾、养肝方药确有良好的生血效果。

    注重补肾泻肝

    治疗再障一般采用补肾为主,调治阴阳,或兼顾健脾益气,或结合活血化瘀等方法。黄老则根据“肝肾相关、水火相济”理论,结合长期的临床经验,独辟蹊径,主张采用补肾泻肝治疗,并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。再障病人多见头晕耳鸣、腰酸膝软、手足心热、心烦易怒、神疲乏力、心悸气短,舌淡红而干或偏红,苔薄黄或淡黄,脉弦细数。恙由劳伤其肾,复有情志失调,而久病虚劳,必有邪伏。证属肾精不足,肝火伏热,耗伤肾精,髓枯血虚。治疗法取补肾精之亏虚,泻肝火之伏热,但补益肾精当顾及阴阳,泻肝清火宜注意柔肝。肾阴虚者,补肾阴为主,佐以补肾阳;肾阳虚者,补肾阳为主,佐以补肾阴,此乃“从阳引阴、从阴引阳”之谓,阴得阳升则生化无穷,阳得阴助则泉源不竭。滋补肾精当甘咸柔养,切忌单用厚味壅补,应配伍健脾助运、调达气机之品,以免滋腻碍胃;温补肾阳,宜甘辛温润,切忌辛燥刚烈,助阳伤阴;泻肝清火要泻中寓补,切忌纯用苦寒泻肝,应配伍柔肝之品。盖肝为藏血之脏,体阴而用阳,得柔肝药以养之,则宁谧收敛而肝火受抑,使肝木柔和调达,血有所藏,有利于肝火伏热的清泻和整体机能的恢复。黄老常用补肾益精之熟地黄、生地黄、女贞子、补骨脂、仙灵脾、巴戟天,泻肝柔肝之水牛角、丹皮、大青叶、枸杞子、白芍等中药,组成补肾泻肝方为主治疗再障,疗效良好。实验研究表明,补肾泻肝方具有促进骨髓造血、调节免疫功能等作用。

    扶正不忘祛邪

    再障的基本病变是肝脾肾脏亏损,气血生化无源,髓虚精血不复。健脾补肾柔肝、扶正固本益精为治疗再障的重要方法。但再障的发病是由于正气亏虚,不能抵御外邪,邪毒乘虚入侵,进一步耗伤正气,影响气血的化生;或由于邪毒内陷,灼伤营血,交阻髓道或下及肝肾,耗精伤髓,以致生血乏源;或再障气血亏损,血虚脉络不充,气虚血行不畅,或气虚统血无权,血溢脉外,日久髓海瘀阻,瘀血不去,则新血不生。因此再障多是正虚邪实或本虚标实并现的证候,本虚多表现为肝脾肾亏,邪实多表现为热毒炽盛和瘀血内停两种。黄老认为祛邪是再障治疗过程中不可缺少的治疗方法。在临证施治时强调扶正固本、不忘祛邪。祛邪当明其所因,审其标本缓急,常用祛邪方法为清热解毒、凉血止血和活血化瘀、去瘀生新。急性再障或慢性再障复感外邪,以感染发热出血为主者,常用金银花、连翘、大青叶、蒲公英、水牛角、生地、丹皮、羚羊角、甘草等清热解毒凉血药;对久治不愈或面色灰暗有瘀血表现者,加用丹参、当归、虎杖、赤芍、三七等活血化瘀之品可获良效。

    强调整体治疗

    再障的疗程一般较长,难以在短期内取得显著的效果,但通过辨证施治,坚持服药,全面调理,大多数病人能取得满意的疗效。在治疗过程中,需要病人和医师的密切配合。黄老不仅善用药物,而且能善解患者心意,善于运用心理治疗。常常通过深入浅出、恰到好处的疏导,使病人解除抑郁的心情,树立病愈的信心,坚持长期服药治疗。黄老还十分注重饮食疗法,强调药食同用,鼓励病人多食瘦肉、骨汤、鸡蛋、桂圆、动物肝脏、红枣、海参、水果、蔬菜等以补充气血生化之源。嘱咐患者养成合理的生活起居习惯,创造良好的养病环境。使之能适应四时变化,避寒热,御外邪,节房事,防外伤,配合疾病的治疗,综合调理,有利于身体的康复,充分体现了整体治疗的中医特色。

    典型病例

    孙××,女,26岁。2001年6月16日初诊。

    主诉:反复鼻衄、月经量多2年伴发热、肌衄2周。西医诊断为再障,因接受雄性激素、环孢菌素A等治疗无效,一直靠输血维持,因而慕名求黄老诊治。证见面色苍白,鼻衄、齿衄,肌肤瘀点、瘀斑,咽痛发热、纳谷少进。舌淡苔薄,脉细数而浮。血常规显示:白细胞(WBC):2.2×109/L,血红蛋白(HB):54g/L,血小板(PLT):16×109/L。中医诊断:虚劳。黄老辨证为正气亏虚,外邪乘虚入侵,邪热灼伤脉络,出血发热势急为标,急则治其标,治拟疏邪解毒,佐以扶正。药用金银花15g,连翘15g,大青叶20g,炒丹皮10g,水牛角30g,炒赤芍12g,生地黄20g,太子参20g,柴胡10g,黄芩15g,炙甘草6g,炒枳壳6g,薄荷3g,蒲公英20g,服药一周。发热已退,鼻衄好转,月经量少,但有头晕耳鸣、腰酸膝软、心烦易怒、神疲乏力、心悸气短。舌淡红而干,苔薄黄,脉弦细数。外邪渐去,正虚未复,肾水不足、肝火伏热,病势向缓,当以补益肾阴为主,佐以泻肝凉血:熟地黄15g,生地黄15g,女贞子20g,补骨脂15g,仙灵脾12g,水牛角30g,丹皮15g,大青叶15g,枸杞子15g,白芍12g,茜草15g,制半夏12g,苏梗10g,炙甘草10g。并嘱饮食清淡,富含营养,忌食辛辣,注意寒暖,防止感染。药后2周出血又平,再拟原法加减治疗,证情稳定,半年后复查:WBC:3.6×109/L,HB104g/L,PLT56×109/L,一年后复查HB:110g/LWBC:4.4×109/L,110g/L,PLT:78×109/L。随访至今,血象恢复正常。
收藏此文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相关图文阅读
自然健康的健康谷
健康相关专题
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
 
Web 本站
巧巧健康-健康谷合作频道编辑信箱  告诉我们您想看的专题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