妩媚小妖精用计把我骗到手

来源:健康谷 作者: 出处:巧巧健康 2006-12-21

    晚上一起吃饭吧,看你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我不寂寞,约我的人等着排队呢。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地笑,是我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苏文是那种被称作小妖的女子。她一走进设计部,6位男同事的眼睛齐刷刷地从办公桌上抬起来,美女啊!只有我不识相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上个星期五主管宣布这个星期会有美眉来报到。一大早我就爬起来洗澡,把自己弄了个喷香,末了还西装领带衣冠楚楚。我已经30岁了还是王老五,我妈已经恨不得在大街上把我拍卖了,甭管大娘大婶,只要是女的,我妈都愿意。她老用某个相声里的口吻说我:让你读书的时候吧,你女朋友一大把,真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吧,你倒好,连一个女朋友都找不上了。

    我妈这话有点儿夸张,真实情况是,想傍我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,怎么说我也是一外资公司的白领啊,只是我一直没有遇到我的真命公主。我也不知道,那么多看起来鲜艳欲滴的女孩子怎么都成了别人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清一色男同胞里出现一朵红花是让人兴奋的事情,如果真如主管所言秀色可餐,那将是一桩前途看好的办公室恋情。8点半我就到了办公室,结果我还是最后到的那一个。9点整,美眉被主管带到我们面前,我一看便泄了气。

    我以为是谁呢?那不是苏文吗?百把年前认识的女孩,那小女子第一次和小妹到我们家也就8岁的光景,还拖着两条鼻涕虫呢。我妈喊自命一代帅哥的我给她擦鼻涕,当时我正忙着给我的小女朋友写情书,一时也没有找到面巾纸手绢什么的,顺手就用作业本纸给她一擦了事。

    苏文也一眼认出了我,扑到我面前叫:“姜小鱼,你已经这么老了!”

    下班回家的时候,我有了个绰号“姜太公”。哦,我可真是衰神二代!

    二

    苏文很关心我的婚姻大事,不止一次皱着眉头咕哝:“30岁了,还是王老五一个,你是怎么搞的嘛?”苏文拿来她的私家影集,指着上面的一个个靓女问我:“这个怎么样,这个呢?我帮你约吧,你知道和女孩子约会穿什么衣服最合适,什么地点最有情调吗?”我恨得牙痒痒,杀她的心都有,脸上则是一副纯情至极的模样:“我有一份爱情,在我心里珍藏多年,我的心早就交给了一个漂亮的女孩。可她呢,偷了我的心,还装作没事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苏文急问,嘿,鱼儿上钩了。“难道你真的不明白吗?记得15年前你第一次到我家,穿着小花裙,扎着小辫子,流着鼻涕虫,我可是亲手为你擦的鼻涕,难道你真的不记得了?我一直在等着你长大啊!

    苏文愣在那里,美丽的大眼竟然泛起了雾光,抬眼看我的时候,咦,情意绵绵!

    我忍不住爆笑出声。“砰”的一声,那一本厚厚的影集砸到我的头上,苏文一声大吼:“姜小鱼,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三

    苏文不再向我灌输追女绝招,一心一意做事,风风火火地跑进跑出,脚不沾地,一副无敌女超人的模样。下班的时候,公司的单身小伙子约她唱歌跳舞,她有约必应,乐坏了公司的一干小伙们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,苏文开始慢慢地回绝公司内部的邀请了。据说她已经有了固定约会的对象,公司的光棍们情绪集体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恋爱中的苏文容光焕发,皮肤细嫩光滑,眼若秋水,我慢慢地发觉苏文这小女子确实长得勾魂摄魄,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?她不理我的时候,她在我心中的分量却越来越重了,我原本也没什么理由非恨她不可,更何况人家长得如此的山清水秀。

    下班,我用眼角看她在干什么。要是匆匆忙忙地从包里拿出小镜子来,慢慢地描眉,精心地搽粉,肯定有约会。也有不急的时候,这时候,她的神情是慵懒的,像只午睡后的小猫。这个时候,我就会说:苏文,我妹妹叫你到我家去玩呢。

    她有时懒懒地伸一个腰说:“累得很,不去了。”有时又说:“去吧,好久没吃伯母炒的菜了。”

    四

    转眼已是新年。

    新年晚会,苏文老早就嚷嚷着她不会来参加公司的晚会,要陪男友听新年的钟声。大家一齐哀叹重色轻友,她则很坦然地承认。但新年晚会时,她却来了,而且一改往日清纯的装扮,化着浓厚的彩妆,舞会开始,苏文有请必跳,和每个舞伴都亲亲热热。

    公司里那帮饿狼,一个个眼放绿光,抢着要和苏文跳舞。谁都看得出来,苏文有点失态,此时不揩香更待何时?

    我一看坏了,寸步不离地守在苏文身边,舞曲一起便立即把她带进舞池,她两只小手抱在我背后,整个人在我怀里。为这,我累计被那帮“狠毒”的同事踩三脚,捅四拳,其余暗算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晚上我送苏文回家。一上车,苏文就滚进我怀里,嘴唇贴在我耳边,热热的气息撩拨着我,她口齿不清地咕哝:“我爱你,我爱你爱得很辛苦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这可怜的小丫头,她一定是失恋了。

    五

    怀着治病救人的美好情操,我开始主动约她,不敢当面对她说,隔两扇玻璃给她打电话,结果她开口说声谁啊,我就傻了眼,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不能表明安慰,只有偷偷送花了。

    结果是花还没送几天,苏文哭着从洗手间里跑了出来,站在办公室的当中,声色俱厉地说:“以后谁要是再拿我开涮,给我送这劳什子破花,我就宰了他!”

    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因为我没敢具名,公司的女孩们猜测这是苏文自己送自己的东西,苏文自尊心大受挫折。

    安慰之路被堵死了,我只好收兵,心里对自己说没办法,我已经仁至义尽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班出门,就见一辆宝马殷勤地像鱼一样游了过来,苏文目不斜视地坐进去,关门太快,我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人物,只是依稀看到了一只并不年轻的手。隔天还没下班,一个帅哥又已经气宇轩昂地走进来接她了。天哪,苏文一定是犯了女孩子常犯的那种错误,用来者不拒来弥补伤痛,想着以此来惩罚负心的家伙最后却伤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眼看着苏文就要走到堕落的边缘了,我再不提醒她可能真要出事了,怎么办?得,给她上课吧,上班的时候,我对她苦口婆心地说:“失恋不可怕,咱失恋不失志,咱自尊自爱。“苏文白我一眼,你这是哪一年的教材?

    六

    只有舍身救人了。我实在是不愿意看苏文这样稀里糊涂地葬送了美好的人生。她还年轻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。

    星期六。中午,我蹭到苏文面前,小声说:晚上一起吃饭吧,看你太寂寞了。苏文说,我不寂寞,约我的人等着排队呢。我不好意思地笑,是我太寂寞了,老妈走亲戚去了,老妹和男朋友有约会,我一个人回家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心怀叵测地笑,恩赐样地说行。我心里一阵惊喜,老实说,什么舍身救人全是托词,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,至于那是什么时候的事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送她回家的时候,出租车司机没有开灯,车里太黑,我也就顾不上太多了,手一伸就抓住了她的手。我当时想的是成不成就这一锤子的买卖,如果我真的没戏,索性也就死了这条心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苏文的手纹丝不动,过了一会儿,她的头就靠到我肩膀上了,嘿,成了。

    回家一脸傻笑,妹妹说苏文革命成功了?她9岁那年就发誓要嫁给你了。敢情一开始就是她在钓我啊,什么失恋,什么乱交男友,闹了半天,全是她的表演。我这里又是送花,又是舍身救人,又是请吃饭,忙了个不亦乐乎,却原来一直是小妖在泡我。
收藏此文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相关图文阅读
自然健康的健康谷
健康相关专题
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
 
Web 本站
巧巧健康-健康谷合作频道编辑信箱  告诉我们您想看的专题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