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就这样抱着我 但做爱......

来源:健康谷 作者: 出处:巧巧健康 2006-05-13

    我太想拥抱了,快半年了,我跟任何人都没有正而八经地拥抱过,这跟我不再谈恋爱了大有关系。半年前,我还是有恋爱经历的,对方是谁干什么的去过什么地方长什么模样都不太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每到一定的时候就要相互抱抱:“保重保重。”他拍拍我的后背,被拍的后背和菱形灯照耀的房间里马上出现两个人重合的影子,造成了我的恋爱病,我太喜欢恋爱了,恋爱可以胡乱拥抱,而拥抱比做爱更需要耐心,一旦其中一方动作幅度更大更深入以后,拥抱就像个水疱一样破了,流出难看的脓水来。

    对一个只喜欢拥抱不喜欢做爱的人来说,她肯定是违反自然规律的,她表现得太害怕孤独了,她居然有时候想随便有个人来拥抱,相互配合一下。这毛病跟真正的病没有任何区别,我想,这个人确实是该去看看医生了。

    我一想到可以跟别人有皮肤上的接触就很激动,当然我估计自己不算什么色情狂。色情狂在意的恐怕只有那么三四平方寸的深度接触,我则不然。我希望能够有纯粹的没有性欲的接触,这接触让人感到温暖、闷热而且舒服。有个在云南插过队的人跟我聊过他在云南的时候抓鸟,鸟们很团结,一到晚上就紧紧地靠在一起,所以只要把中间那只拿掉,别的那些又会聚在一起。你敢说这些鸟是为了生崽或者追求性快感才挤在一起吗?为了这个理想,我跟一个真正的风骚娘们一样,去触摸别的动物,我最喜欢的是马,马腹部的皮肤十分适合摸,也适合把大腿放在上边。在和马的拥抱里,我至少可以忘记自己是个像模像样的人。

    在拥抱的时候,我们都变得稀里糊涂的,花在拥抱上的时间恐怕只占了你全部时间的一万分之一,而且过后,这万分之一在我们的记忆里只停留了一秒钟。它就很快消失了,消失得跟夏天有空调的房间一样快,容易度过。拥抱至少使活着显得不那么难熬。

    总是跟别的东西接触的是屁股,屁股坐在床上椅子上马路牙子上。脚底板本来也应该如此,可是我们买了鞋后就只允许它们跟鞋发生关系了,孤独的脚底板长不出茧子来,只好把自己保养起来。孤独的屁股隔着裤子坐在很多东西上。所以一旦有机会,我主张大家不穿任何东西,让所有得不到解放的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放一下风,让它们各自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优柔的角度大胆的游戏玩儿,你可以看着,你还可以参加。

    所以印度人也主张要投入地拥抱,他们甚至把拥抱着的人做成雕像,我看到这些亲密无间的人们就高兴,不知道为什么,我为他们感到高兴。我见不得孤男寡女,所以倡导拥抱运动,一旦有机会就狠狠地拥抱。当众拥抱,肆意拥抱。这可以改变我们中国人好羞涩的习惯,还可以解决很多心理问题,不信你去问心理学博士。

    拥抱可以是艺术可以是情色也可以是取暖。有一次我自己在路上不断地走,走了很长时间,突然我渴望有个小偷迎面走来,路过我擦边,撞一下我,哪怕身上那个破钱包被他拿走了我也会觉得心满意足。对拥抱时常怀着向往改变了我对别人的敌意,也让我的乖戾有了一个正当理由,如果不先保持距离,怎么去丈量它,讨厌它,缩短它。开始总是相反的,正如开始的时候,我们对感情有绝对清澈的想象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让我睡在狭小的空间里,就像香港的“笼民”,或者在不违反操作原理的前提下把我捆起来。这对我来说,是一件正经事,压迫最终让人神经松弛,这是谁说的,忘掉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更加对拥抱充满好印象,我对漂亮的贴切的拥抱充满好奇心,下一次会开始吗?什么时候什么地点?我决定像看一场电影一样在镜子里看那两个陌生人在亲昵,然后他们都出汗了。
收藏此文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相关图文阅读
自然健康的健康谷
健康相关专题
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
 
Web 本站
巧巧健康-健康谷合作频道编辑信箱  告诉我们您想看的专题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