尖峰时刻 脏话的刺激

来源:健康谷 作者: 出处:巧巧健康 2006-03-24

    过去有人说,好女人在床上应该是荡妇。抛开这话视女人为单纯性工具的那层潜在意味,仅从性爱时的反应来看,做爱的时候确实应该抛开一切约束,尽可能多地恢复人的动物性一面。说“脏话”,有助于此。做爱的时候是男女坦诚相待的时候,身体赤裸,精神也应该赤裸。抛开服装,也要抛开所谓“文化”对我们的压制。好的性爱应该是完全没有文化与文明约束的,应该恢复到最自然、最原始的状态。如果做爱的时候还想着社会规范,便很可笑了。说“脏话”,便是抛开社会规范的一种努力。做爱的目的是为了快乐,这需要自由奔放,无所顾忌。“脏话”强调的就是没有文化约束的纯生理的人,突出的就是反文化的一面,如果戴着“文化”的眼镜看,说脏话的男人和女人便是真正的“淫棍”和“荡妇”。从纯粹感官的角度,人们都会喜欢放荡的男人或女人。而做爱,就应该是纯感官的行为。

    我们知道,声音能够产生性的诱惑力。所以有的情侣做爱的时候根据自己的喜好放不同的音乐,而如果放那些带有色情暗示意味的歌曲,则性的刺激效果更为明显。这是因为,声音对我们的诱惑不仅在于节拍,也在于内容。“脏话”,便是一种内容直指性的声音。凯查杜里安在《人类性学基础》一书中写道:“嘲弄甚至淫猥的幽默和‘脏话’,会刺激一些人的性欲。”男性更容易从视觉获得性刺激,女性更容易从听觉获得性刺激。所以,比较于男性,女性听到男人的性诱惑语言,应该感到更大的快感才对。只是在文化的长期压抑下,反性的观念完成了“内化”作用,人的“超我”、“自我”压制了“本我”的声音,我们以内化了的观念眼镜看待事物,竟然也以为自己不需要那样的刺激,甚至反感那样的刺激了。

    在结束前面过于“正面”、“自然主义”的一番分析之后,还要注意到的一点是,对于许多满脑子大男子主义的旧式男人而讲,说脏话是他们对女性进行性别侵犯的一种手段。传统的性观念认为,男人是性活动的受益者,女人是受损者,做爱是男人“进入”女人的肉体,带有攻击、占有的意味,而女人则是被占有的客体。所以,一些男人通过在做爱的时候说脏话,满足他们“获得”、“占有”女人的虚荣,当他们满口“操”字的时候,是在以此强化自己的男性“威严”,他们通常是自卑的男人,于是更多寄希望于通过性上的“强者”地位获得自尊。一些女性凭着性别弱势者的身份,能够很敏锐地感到男性的这种性别沙文主义,所以她们对男人的脏话格外反感。但也有一些女性正因为这种性别的侵犯,才乐于听到男人的脏话,因为这与社会性别角色对她们长久的灌输相呼应,是其潜意识中那分顺从、依附的欲望得到了满足,而这种欲望又正是男权文化加给她们的。所以,这种对“脏话”的认同,是我们要反对的。
收藏此文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相关图文阅读
自然健康的健康谷
健康相关专题
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
 
Web 本站
巧巧健康-健康谷合作频道编辑信箱  告诉我们您想看的专题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