调节精气动静治疗男性不育

来源:健康谷 作者: 出处:巧巧健康 2006-10-14

    提高两精相搏的授精能力,是治疗男性不育的一个环节。就配偶经期正常的患者而言,根据对方之氤氲周期,调整其精气之动静,形成一个与之相应的排精周期,是一个重要的途径。

    强盛之精气,恰当之时机,成功之交合,是男子授精的基本条件。然而,在临床治疗中有着四个难题,直接影响着精气之搏结。一、氤氲期难以连续同房。氤氲期是女精成熟与排出之过程,为一月中唯一的授精时机。为此非氤氲期应避免无效的盲目同房,养精蓄锐,以待一朝。而在氤氲期之二三天内,则要求连续同房,并尽可能地提高其质量。对此并非所有患者都能接受,不少因体力不支而坐失良机。二、精气走泄,得而复失。无论阳痿早泄,抑或精液质量低下,经治之后肾气渐复,精液充盈、往往出现盲目同房或遗精走泄,逐致氤氲期间又复精气亏损。三、阴柔过多,影响作强。阴虚火旺、下焦湿热,是男性不育常见的病理因素。“阳虚易治,阴虚难疗”,“湿为阴邪,粘腻难散”,滋阴清热、苦寒化湿,衡非短期所能凑效,长期用之,同房之质量有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。四、氤氲期性功能发生障碍。非氤氲期交合满意,而在关键的二三天内却疲软少力,施泄过早。此乃男性不育患者所特有的性功能障碍,常随着年龄之增长而日趋明显。据此,治疗过程中,在辨证求因,审因论治的基础上,还要根据配偶氤氲之周期,调节其精气之动静。即非氤氲期要保持精气之安定,用药宜偏于静。氤氲期则应提高其交合之能力,使精子能迅猛地窜入胞宫,且控制其连续同房之疲劳,故在此期间及其前三四天用药宜偏于动。使在关键时刻内避免其四难之不利因素,从而提高其授精的能力。

    1.温肾不扰精,以待一朝用

    要使精气之安定,首先要保持相火之平静。盖精气之开合固泄,在于相火之动静起伏。《校注医醇?义》谓“欲保其精,必制其火”。故凡肾阳不足当用温药者,非氤氲期剂量不宜过重,并辅滋阴以配阳。必要时需加知母、黄柏壮水制火。知母,《本草钩玄》言“清肃龙雷,勿使上覼”。黄柏,朱震亨谓“泻火补阴”。温药与知柏同用,动中有静,助阳可以不动其火。氤氲期近,再适当增加温药之比例。

    例一:吴××,38岁,初诊日期1994年4月20日,婚居七年未育,婚前手淫,遗精频繁,婚后入房过多。三年来入房艰难,且有早泄、眩晕乏力、腰膝酸软,尿频余沥而无滴白。脉软无力,左反关。舌淡胖,有齿痕。据述多年来服壮阳药后,阳事见振,辄梦遗走泄,精气随长随消难以充盈。综合四诊,乃肾精耗伤于前,肾阳亏损于后,阴阳两虚,宗筋失充,封藏难固,遂以黄芪30g,生熟地各25g,菟丝子、复盆子各15g,五味子10g,锁阳10g,知柏各6g,仙灵脾10g,仙茅10g,龟板胶10g(烊冲),生龙牡各30g(先煎),佛手6g,益气温肾滋阴潜阳。配偶每月10日左右为氤氲期,故于8、9日之七剂方药中加巴戟天、肉桂等温热药鼓动肾气,期后去之。药后症状好转,而无遗泄之患。治疗四个月,其妻于1995年8月分娩一子。

    2.阴柔勿伤阳,届时需益气

    死精、脓精、液化不良、精子凝集及支原体感染等是临床常见的精液病变。银花、红藤、黄连、龙胆等清热苦寒之品亦临床所常用。“阴胜则阳病”,用之过久,易于阻遏或损伤阳气,影响作强之技巧能力。因此,随着阳气之消长调整阴药之用量或配伍外,于女方氤氲期间犹可辅以人参、黄芪等补气,以增强其技巧能力。人参,微甘性寒,《本草通玄》言“肾水不足,虚火上火……何忌之有”。张锡纯谓人参不受者,可以西洋参代之。黄芪《本草逢原》说“补肾脏元气不足”,“流通经络,可无碍于壅滞也”。“气有余便是火”,期过之后亦当去之或减少其制,以免由一个极端走到另一极端。

    例二:31岁,婚后四年未育。历次精检,精液液化不良,性生活尚可。时有咽痛头疼,口干欲饮,尿赤便干,脉来细弦,舌红苔薄略黄,证属阴虚湿热,煎灼津液,以致精凝成瘀。方用知柏各10g,石斛10g(先煎),生地10g,银花10g,连翘10g,蚤休10g,赤芍10g,丹皮10g,丹参30g,甘菊杞各10g女贞子10g,茺蔚子10g,生槐角子10g,滋阴清热,活血化瘀。女方氤氲期方中加西原皮10g,过后去之。6月20日精检,液化<10分钟,精子计数2000万,存活率75%,活动力Ⅱ~Ⅲ级。近随访已育一女,周岁有余。

    3.期中功能乱,疏导且解郁

    平时入房正常,于女方氤氲期则发生障碍,是患者对当时入房之期望过高,唯恐再次失败,以致焦虑紧张之故。焦躁忧虑,则肝失疏泄,宗筋难以充实;恐惧紧张,则气下精却,封藏为之不固,《石室秘录》所谓“怀抱忧郁,而阳事因而不振,或临炉而兴已阑,或对垒而戈忽倒。”对此,首先必需耐心地疏导,避免不良情绪的产生。同时,所治方中需加柴胡、蜈蚣等疏肝通络之品,流畅气血以实宗筋。柴胡疏肝解郁,升举清阳,斡旋大气,《日华子本草》犹言“添精益髓”,亦男科之要药。蜈蚣,灵动走窜,且能助阳。氤氲期过,入房正常则无再用之必要。

    例三:蒋×,34岁,初诊日期1996年1月16日。婚后四年未育,每月平均入房四次,约十分钟施泄。近来每至女方姻氤氲期时,疲软无力,三五分钟即已施泄。此后又一如既往。症见眩晕耳鸣,腰酸乏力,脉弦,舌薄苔,质偏淡。证属肾虚精亏,复为抑郁而肝失条达。方用熟地15g,淮山10g,山萸15g,丹皮10g,杞子15g,复盆子15g,菟丝子15g,川断10g,杜仲10g,河车粉5g(吞),磁石30g(先煎)。填精益髓。女方氤氲期前后七剂方中再加柴胡、香附、郁金、蜈蚣等涤达肝气。药后紧张情绪渐减轻,施泻时间延长。8月20日来电告之,其妻经停十天,妇科诊断“早早孕”。

    4.多劳不使倦,补肾壮筋骨

    同房是全身性的剧烈运动,既耗气又伤精,故《金匮》告诫“房室勿令竭乏”。连续二三天或四天的同房,除年少初婚者外,都有腰酸膝软,神困乏力,往往难以接受。故在氤氲期前后六七天内的辨证方中,都应重用川断、杜仲补肾强筋。控制其疲劳,以冀劳而不倦。川断《本草谓言》曰“益气力”,杜仲《本草再新》谓“充筋力,强阳道”,对消除疲劳有治疗作用。

    例四:丁×,35岁,婚后九年未育,房事正常。精液常规:精液量1.9ml,密度<2000万,存活率50%,白细胞10~15。有哮喘史。形体肥胖,短气乏力,腰膝酸软,房后尤加,非二三天难以恢复,甚至影响工作,舌苔白腻,按脉濡软。脾胃气虚,痰湿内盛,郁而化热,腐蚀精元显然可见。方用陈皮10g,姜半夏12g,胆星10g,黄连3g,黄芪30g,泽泻兰各30g,芡实30g,米仁30g,生山楂30g等益气化痰,清热利湿。配偶氤氲期前后七剂方中加川断20g,杜仲20g,黄芪用至40g。药后连续同房三天,并能继续上班。3个月后精液复查,精液量3ml,精子密度6740万,存活率80%。活动力Ⅲ级,非精细胞1~2。7个月后复诊其妻经停七天,基础体温双相。早早孕测试,呈阳性反应。近随访已生一子。
收藏此文】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相关图文阅读
自然健康的健康谷
健康相关专题
搜索您感兴趣的内容
 
Web 本站
巧巧健康-健康谷合作频道编辑信箱  告诉我们您想看的专题或文章